大家都在搜

垃圾分类带来了什么



  (作者:李文情)7月1日起,新的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将全面实施,要求上海市民对垃圾进行分类投放。据条例,个人没有将垃圾分类投放最高罚款200元人民币,单位混装混运最高罚款5万元人民币。

  7月14日,住建部相关负责人表示,到2020年年底,将会先行在46个重点城市推行垃圾分类,包括北京、杭州、宁波、广州等。已经有25个城市明确了对违规投放生活垃圾的处罚。针对个人违规投放,多数城市最高罚200元,单位违规投放,最高罚款5万元。还有部分城市将对违规投放垃圾进行信用惩戒,把相关信息纳入个人单位的信用档案。

  一夜之间,“垃圾”成了全中国人民共同的话题,似乎也成了创业的“新风向”。资本闻风而动,资金跃跃欲试,搜索指数达千万级,垃圾分类概念股集体暴涨;项目层出不穷,团队争先恐后,一周50家公司注册,大量小程序公号涌现……

  首先,我们应明确垃圾分类的必然性。其一,垃圾围城,我们不想成为垃圾城。中国生活垃圾年产量超四亿吨,更可怕的是,垃圾还在迅速增加——根据国家统计局和OECD数据显示,近几年我国生活垃圾产量保持5%左右的增长,2018年全国生活垃圾清运量达到2.28亿吨,我们已经超过美国,成为全球产生垃圾最多的国家。随着城市化的速度越快,垃圾围城的危机越来越严重。

  其二,传统垃圾处理方式存在隐患。垃圾分类之后才能高效处理,之前最常见的垃圾处理方法是填埋和焚烧。根据新京报的调查,2009年北京日产垃圾1.84万吨,垃圾填埋每年占用土地500亩,几乎要消耗掉两个小村庄——显然,填埋的处理方式,不代表可持续发展的方向。焚烧曾经是垃圾处理较好的方式,一方面经过焚烧垃圾占用的空间会减少,另一方面,焚烧过程可以发电;但是,如果垃圾没有经过仔细分类直接焚烧的话,负面影响也很明显:除了恶臭,还会释放出大量的一级致癌物二噁英,大量的动物实验表明,很低浓度的二噁英就对动物表现出致死效应。

  因此,想要环境好,就必须少制造垃圾,实行垃圾分类。从长远看来,垃圾分类肯定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,但阵痛在所难免。最显著的体验就是生活垃圾的处置变得更加麻烦了:以前只需要一个垃圾桶就,现在则需要多个;除了垃圾分装的困难之外,扔垃圾也变得难了很多,小区不再像以前那样随地都有可以扔垃圾的垃圾箱,而变成了定时定点处置垃圾,同时为了防止用户乱扔垃圾,还需要启用摄像头以及人员监督等措施……种种不便之处让人无所适从。

  目前垃圾回收依然是依靠回收人员所建立的传统回收体系。一个小区附近往往蹲着一个收废品的人,基本是三轮车卖给四轮车,四轮车拉到废品站,废品站又卖到废品处理中心,废品中心处理后再卖到下游企业。中间要经历几轮称重、筛选、分拣、结算过程,利润被层层分割。这是一个人力十分密集的产业,且中间环节非常多,信息化落后,这些基本因素导致了市场的分散不规范,大多数从业人员都是个体经营者,也没有用技术提升效率;并且每一个环节的技术含量不高,都是通过体力劳动完成。

  从居民手里产生垃圾到最终再生资源的再次利用,整个垃圾产业的中间链条需要经历反复售卖和分拣的过程。整个垃圾分类的链条可以分成四阶段,包括:分类投放(居民层面)、分类收集(社区层面)、分类运输(清运)和分类处置(垃圾处理)。围绕这几个阶段的垃圾分类、垃圾代收、垃圾回收智能终端、后端智能处理设备等创业企业前行路上充满着机遇与挑战。

  垃圾分类是缩短了传统回收产业链的中间环节,替代了原来一部分环卫的工作,也替代了原来废品回收的一部分从业者,链条重构会有很多机会;环卫是比环保更大的市场,如果把厨余算进来,在环保行业里面也是一个巨大的机遇;除此之外,行业下游的处理加工也有很大的机会,设备的管理方式,可回收垃圾分拣处理的可再生利用等,充满着可能性。

  这也表明,垃圾市场空间是巨大的,同时国家也在积极推进垃圾分类及回收再利用。垃圾分类成为商业蓝海,下一个千亿市场不无可能。




上一篇:将内容与产品完美融合的有趣平台——瞎购商城,快来查收旗下阿兹慕面膜带来的惊喜吧!
下一篇:首届于成龙(振甲)历史文化研讨会在河北固安举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