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财经 >

书法干货丨意临很难?学会这3个技巧轻松搞定

发布时间:2020-06-29 17:51:23来源:
临摹可以分为对临、背临、意临这几种。对临是对着字帖去照着写,背临是不看字帖凭记忆去默写。至于意临,许多人往往会陷入到模棱两可、似是而非的误区,觉得“意”好像是个比较玄妙的东西,又好像可以无所不为。

笔者经常看到一些基础还不怎么样的书友,对着原帖发挥自己的奇思妙想、随意改造,对着一张异想天开的涂鸦之作自诩为意临,自以为能和古人比肩。

这其实是自欺欺人,书法不是平地起屋,意临的“意”也不是意想的意思,不是所有临得不像的作品就叫意临。意临是在对原帖有很精到的了解基础上的再解读,是一种需要门槛的高段位的临摹,不是谁都可以的。

很简单的道理,冲破规则的前提是先得熟悉规则。纵观古往今来的书法家的临摹作品,总结出以下三种意临思路。

1、移花接木

学习者对一个碑帖有一定基础的同时,可以涉猎一些其他不同的碑帖,在临写的时候可以进行“嫁接”,比如写颜体可以加点苏轼的感觉,写隶书可以掺杂点魏碑的感觉。

启功先生曾提出过一个“欧体赵面”的说法,即取法欧体的间架和赵体的笔法,这种意临可以称之为“移花接木”。

2、聚焦夸张

临摹的时候可以聚焦字帖中的一个特点,将其夸张放大,接近于画漫画的方法,将人脸五官的某个特点无限放大,因为特点显著,使人一见即知道是某某。

这一点可以是用笔中的某个特点,也可以是结构上的某种倾向,也可以是气象韵味上的一些特质。

如金农临《华山庙碑》,取其横向笔画粗竖向笔画较细的特征,将其夸张放大,这种风格后来慢慢演化成了他的独特风格——漆书。

金农临写的《华山庙碑》(图片源于网络)

《华山庙碑》原碑 (图片源于网络)

金农自创的漆书 (图片源于网络)

其实《华山庙碑》横粗竖细的风格也不是很明显,但金农作为艺术家的感觉是比较敏锐的,将其提炼成自己的风格,可见处处留心见学问。

八大山人临的《王羲之兴福寺半截碑》,将王字中空间的收放关系刻意夸张,使人一见就有一种王羲之还可以临成这样的感觉。

王羲之 《兴福寺半截碑》(图片源于网络)

八大山人临《兴福寺半截碑》 (图片源于网络)

再如王羲之“高”与八大山人的“高”对比,八大山人明显是在王羲之的基础上对其内部空间做了夸张的处理。

3、得意忘形

“得意忘形”这一词在如今是个带贬义的词语,在古代却是一种很高的精神追求,忘掉形骸,直至本来,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。

达到种境界需要学习者对书法有比较深刻的体认,往往到达这个段位的人已经有自己比较成熟的风格了,如明代的董其昌、王铎,他们临作写来写去都是自己的样子,与其说是临摹,不如说是借着临摹的幌子搞自己的创作。

董其昌临《争座位帖》(图片源于网络)

王铎临《阁帖》(图片源于网络)

究其原因,他们已经有一个强大的自我,所以临摹时已无所谓像不像原作,他们看到的是另外的东西,这种东西他们觉得很重要。

董其昌曾在《画禅室随笔》中写道:

“临帖如骤遇异人,不必相其耳目手足头面,当观其举止笑语精神流露处。庄子所谓 '目击而道存者也。”

有些人五官长得其实不漂亮,但气质卓卓不群,也能使人耳目一新,董其昌们在碑帖中找的就是这种东西。

《倚天屠龙记中》张无忌学习太极剑法,越到后来招式忘记得越多,直至最后全部忘记,心中只存绵绵剑意,对敌时才能无所滞碍,道理是一样的。

最后还是要说一下,意临适合对书法有一定基础的高段位学习者,如果不能随心所欲而不逾矩,那就先老老实实练好一招一式吧。

(责编: admin)

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来源:“长阳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中国文化网-网络文化工作网所有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中国文化网-网络文化工作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